抖音60部走光门视频在线观看

当代人类在向智能时代一路狂奔,上天入地几乎成为小菜一碟,但在邈远的先前,我们的祖先为了生存,若能造出一种增强自己生存能力的工具,内心的喜悦,估计比现时登上月球的激动,不会少上一星半点。

人类登上月球,除了新闻之外,并没有撼人心魄的文学作品,而先民发明了一个弹弓所写下的歌词,五千年后的今天,仍让我们读来心惊肉跳。

“断竹,续竹;飞土,逐宍(古肉字)”。

这首诗名叫《弹歌》,描写了先民狩猎的全过程,从最初制造狩猎工具开始,到最后收获猎物而停止。

断竹,即截断正在生长的竹子。石器时代,竹的至坚至韧算得是天下第一了,古人认识到这一点后,不可能不打它的主意。后世荀子有言:假舆马者,非利足也,而致千里;假舟楫者,非能水也,而绝江河。君子生非异也,善假于物也。荀子结论的来源,当是先于他的古人生活经验的总结。竹的韧劲可以弹射他物何时被人发现,现在当然无法考证,但后世各种弹射器械的出现,已无可争辩地证明了古人对竹的应用。

续竹,乃是把修整、加工的竹片重新连接起来。省略是这首诗最大的技巧。这里面不仅省略了断竹后的各种工序,同时也省略了用何种东西将修整好的竹片重新连接起来这一细节。那个时候,极有可能是山涧边韧性好的藤条,但也有可能是动物的筋。至此,狩猎工具制成。

飞土:此为发射动作。同样也省略了如何制作泥弹的过程。

逐宍:这是“飞土”的目标,无论是飞禽还是走兽,一旦打中,当然要将之收拾起来。可以想象,飞土即使准确命中目标,也不能一下让猎物毙命,而最多是受伤,追逐就成为必然的选择。

让人疑惑的是,非得是用泥巴做的弹丸么?若是捡现成的鹅卵石岂不更好?鹅卵石明显比泥土做的弹丸硬度高很多,即使泥丸用火烧过,也不及鹅卵石坚硬。难不成先民这么一点智慧也没有?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这首诗是平原地区的人写的。

那么曲籍所载如何?

这首诗相传为黄帝时代的作品,最早见于《吴越春秋》。说是越王勾践向楚国的射箭能手陈音询问弓弹的道理,陈音在回答时引用了这首《弹歌》。这似乎就回答了我们前面的疑问,这首歌的产地大约跟楚地有关。楚地为江汉平原,湖网密布,云梦古泽中,鹅卵石还真不多见。而且,肉在楚地读音为nú,这样,全文的韵脚就完全一致了。

关于《弹歌》,1960年汪曾祺老先生写过一篇《古代民歌杂说》的文章,就《弹歌》一诗,汪先生十分纠结于先有弹,还是先有弓这一问题。我们前面提到的那个楚国射箭高手陈音认为,“弩生于弓,弓生于弹”。汪先生认为“这里的关键不在于发射物,而在发射体”。并引用恩格斯在《家庭、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》中的话说:“弓、弦、箭已经是很复杂的工具,发明这些工具需要有长期积累的经验及较发达的智力,因而也要同时熟悉其他许多发明。”认为“最重要的是人们知道了利用弹力,利用弓弦以发生弹力,知道了利用最初的机械。弦的发明是决定性的条件。其次才是矢、弹。”

我倒是同意陈音的说法,不是“因为弹之制作,比弓简单,搓土为丸,唾手可得。”我们知道,投掷物体以击中远处的目标,是人的一种基本能力,正是因为有这一能力的存在,人们希望加大这种力量的愿望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。这个时候,人首先是借助于自己体能的发挥,但人的体能终究是有上限的,于是假借外物的想法就不得不生出,这应该是弓被创造出来的原初动力。所以,弹在先的可能性更大。另外,我们在投掷时,总是先要选衬手的物件,自然选择毕竟有限,慢慢地这一过程就会演化为制造的过程。有了弹,人体又有局限,在偶然的启示中,于是发明了弓。这应该是一个很正常的顺序,与恩格斯的论述也不矛盾,汪先生纠缠于弹与弓的先后,则属于剑走偏锋了。

《吴越春秋》上说“弹起于古之孝子。……古者人民朴质。饥食鸟兽,渴饮雾露,死则裹以白茅,投于中野。孝子不忍见父母为禽兽所食,故作弹以守之,绝鸟兽之害。故歌曰‘断竹、续竹,飞土、逐肉’之谓也。”汪先生对这一说法的驳难,我则深为服膺。他说:“蒙昧时代,家庭尚未确定形成,那个时候,还无所谓孝子,也没有‘孝’这个观念,生养死葬这一套伦理还要经过一整个历史时代才能产生、把这首歌谣解释为孝子之歌,是后世儒者的造谣,是托古说教”。

的确,这首创作于黄帝时代的诗,除了创造的喜悦,就是收获的喜悦,与所谓的“孝”毫不相干。

艺术最初是为了生活,为了和自然作斗争,为了某种物质的目的,为了“逐肉”;艺术一开始,并不是奔着说教去的。

抖音60部走光门视频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