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柠app

   第二天早晨,天刚刚亮。

   巍峨的天松城下,由一百名士兵亲自押送的下界修士从天松城出发,向着苦寒之地送去。这次押送下界修士的除了宋玉儿这位女将之外,还有天松城的城主。

   这位天松城的城主赵高义,本来资质平平,能跻身仙王境就已经非常难得,可是这几年凭借贩卖下界修士给苦寒之地,换取了许多珍贵的修炼资源,使得他的修为在短短几年内冲破二重天仙王,距离第三重天只有一步之遥。

   尝到甜头之后,天松城城主更是颁布令法,但凡是从下界上来的修士,都要前往苦寒之地服役三年。

   而下界的修士根本不知道这个规矩,加上刚进入仙域实力不强,大多数都选择了服从,被他一波又一波的送往苦寒之地。

   天松城的城主坐在一头高大威猛的异兽上,遥遥领先的走在前面,看到身后一排成长队的下界修士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。

   “宋将军,等交易完这一批,本城主会扶持担任天松城的城主。”赵高义笑道。

   宋玉儿闻言,眼里露出兴奋之色:“多谢城主栽培。”

   赵高义摆了摆手,说道:“这是一条生财之道,只要牢牢地控制了天松城,就能把这些下界修士源源不断的送往苦寒之地换取修炼资源,我虽然去了其他地方,但也舍不得丢下这条发财路。”

   宋玉儿立刻明白赵高义的想法。

   还真是小气,人都要走了,对天松城的利益还舍不得放手,还想紧紧地抓在手里。

   不过她也明白,自己想要接任天松城的城主之位,还需要赵高义的扶持,立刻表明心意:

   妩媚牛仔的诱惑

   “城主放心,属下能有今天,全凭城主栽培,城主大恩大德,属下没齿难忘,这条发财路,属下会替城主看好的。”

   赵高义点点头,道:“哈哈哈,宋将军是明白事理的人,到时候这条发财路的三层收益由支配。”

   宋玉儿心里暗骂赵高义贪婪无耻,贩卖下界修士虽然是生财之道,但事情一旦败露,就会背上骂名,而她却只能得到三层的利益。

   但是她却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,她亲眼看着赵高义是靠着贩卖下界修士走到这一步的。

   想要向上爬,心就要狠!

   “多谢城主。”

   赵高义哈哈一笑,冲着宋玉儿招了招手,宋玉儿把头凑过去,就听到赵高义笑着说道:

   “宋将军别小看三层油水,的资质比我好,我保证一年之内就能让成为仙王。”

   “可惜这条路无法维持太长时间,一旦那些下界修士知道这规矩是本城主定的,就没这么好做了。”

   宋玉儿皱眉:“城主,下界修士到了苦寒之地,又有几个能活过三年,城主是不是太忧虑了。”

   赵高义意味深长的看了宋玉一眼:“所以为了长期维持这条财路,不能让那些下界修士活着从苦寒之地出来。”

   宋玉儿背脊不由一凉,赵高义不光是贪婪,心肠还这么狠。

   似乎看出宋玉儿心里在想什么,赵高义道:“修行世界,本来就是弱肉强食,如果不能狠心,难成大事。”

   “城主,万一这事儿暴露,会不会……”

   赵高义满不在乎,挑眉道:“这些不用担心,就算被暴露了,上面也不会说什么的,到时候本城主已是一方雄主,上面的大人不会为了一些卑微下界修士与本城主翻脸。”

   “只要按照我的计划去做,上面查下来,本城主应付就是。”

   “再说了,以为光凭本城主一人,就能吃下这么多油水?”

   赵高义看了她一眼,显然这条发财路的后面,还有其他人参与。

   宋玉儿还是很相信赵高义的话,这些下界修士中并没有强者庇护,他是死是活,又有几个人放在心上。

   说完之后,赵国义又坐直了身子,悠闲地眯着双眼。

   宋玉儿看了身后那些被骗的傻乎乎的下界修士,眼里有些不忍,不过很快就被一丝坚决之色取而代之。

   正如赵城主所言,弱肉强食,这些下界修士并没有错,就是太弱了。

   前方处,王欢一家三口正在赶路。

   因为宋苏的修为不高,又带上一个小囡囡,王欢一家人的速度并不快,大概到了中午的时候就被天松城的队伍追上了。

   王欢看到这条长长的队伍,特别是看到队伍中的宋玉儿后,眉头皱起。

   宋玉儿也发现了王欢一家三口,不过她的目光只是一扫而过,就把目光移开,心想:“这个王欢还真是不知死活,竟然真的带着一家三口去了苦寒之地。”

   看到王欢没有跟自己打招呼,宋玉儿

   还是比较满意,如果王欢敢与自己相认,她不介意把王欢一家三口一起送到苦寒之地。

   王欢看到下界修士像畜生一样被驱赶着,脸色有些难看。

   宋苏表现的更明显,俏脸上更是露出了几分怒意,只不过一直在忍着罢了。

   王欢拉着宋苏的手,就在宋玉儿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,小囡囡忽然指着高高在上的宋玉儿叫道:

   “爸爸,她是昨天来我们家的阿姨。”

   宋玉儿脸色顿时一变,回过头警告的看了王欢一眼。

   小囡囡被宋玉儿的眼神吓了一跳,缩了缩脖子,躲在王欢背后,紧紧地抱住王欢的大腿。

   “宋将军认识他们?”

   这时,赵高义睁开双眼。

   宋玉儿知道满不过去,暗道:“这怪不得自己,早就告诫过他们了,是他女儿惹的祸。”

   “回城主,他就是王欢。”

   赵高义一愣,旋即立刻露出一丝笑容,冲着王欢抱拳,爽朗的道:“原来是王兄,久仰王兄大名了,王兄是我天松城的骄傲。”

   王欢同样抱拳:“让城主见笑了!”

   赵高义哈哈大笑,热情的道:“早就想跟王兄认识了,昨天听闻王兄拒绝了宋将军的邀请,在下还惋惜不已。”

   王欢还不知道他心里的歹毒,看他彬彬有礼,说话也自来自去,还以为对方是个豪爽的汉子,心里还有些好感。

   “多谢城主厚爱,只是在下闲散惯了,不喜约束。”

   赵高义眼里露出一丝惋惜,道:“那实在太可惜了,不过今天能与王兄相遇也是缘分,王兄这是要去哪里?”

   王欢没有隐瞒:“苦寒之地。”

Tagged